很該死的失眠夜
更該死的是無名剛好又在維修
睡不著
我就是睡不著
躺到床上從凌晨兩點滾到三點半
一直聽著外面的雨滴滴答答的下
只差沒拿被子把自己悶死
但意識就是很清醒
清醒到我可以排星期六小朋友要上什麼教材
我到底在幹麻
奇奇怪怪的念頭塞滿腦袋
氣~~
要煩惱天大的事也要讓我睡飽阿
天阿
分我幾隻瞌睡蟲用用好不好
我明天~~不不是今天一早還要幫一個大朋友上課ㄟ
我不想去他家胡言亂語

arrow
arrow
    全站熱搜

    starsrain22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